张瑜若

逢寒暑假更文^_^

【我也想给你最长情的告白】•第五章

报纸上印刷着韩文清的脸。看起来还是很凶狠,让人忍不住要把钱包交给他。

但是照片下的文字让人知道——他是个英雄。

“大地在摇动时,他撑起水泥板,对那些吓傻了的年轻人说,你们走啊。”

“‘他是我最喜欢的战队的老队长’,一个被韩文清从网吧里救出来的年轻人说,‘我好像看到了他,永远不会倒下的拳皇。’”

他,应该永远都不会倒下的啊。

没有找到他的遗体。最后一个人从韩文清撑起的水泥板下跑过以后,又一次余震袭来。网吧二楼坍塌了,如暴雨般的泥块碎石倾泻而下。尘土散去,人们只能见到一堆瓦砾。

他被掩埋了。但他仿佛又站在那里,一如既往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我陪新杰处理一下...

【我也想给你最长情的告白】•第四章

这篇文不长。

可能就快完结了吧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♡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蓝河抽动鼻子,鼻腔里尽是他的味道。

很难言说这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味道,有淡淡的烟草味,然后就是他肌肤的气味了——不能说香,也绝不是臭,就是——他的味道啊,蓝河喜欢的人的味道。

那天晚上,蓝河想给叶修铺床。趁着叶修洗澡的当儿,蓝河在衣柜上层翻找着床单被罩。

抱着一大堆被子走向客房的时候,正遇上叶修从浴室出来。他穿着一件单薄的短袖,脖子和手臂上挂着浴室里水蒸气凝成的水珠。干毛巾搭在他的肩膀上,头发没有完全擦干,肩膀上被几滴水打湿了一点儿。

蓝河看着这样的叶修,轻轻笑了一下。

真好看啊。这样清爽干净的叶修,是...

【我也想给你最长情的告白】•第三章

“你当哥不会观察呢,”叶修似乎想装出一副冷静的样子,但面对蓝河,他总是很难掩藏好自己的情绪。于是在蓝河看来,叶修就一副小人得志的欠揍模样。

“你看,进门那里全是你的鞋。包括整个家里,一点都没有女人的气息啊。”叶修得意洋洋地分析道,一边习惯性地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。刚抽出来一根烟的头,看到蓝河瞪过来的目光,吓的立马把烟塞回口袋。

蓝河哼了一声,起身去给叶修泡茶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蓝河还记得他最喜欢喝的是一种叫“雨露”的花茶。这并不是因为叶修喜欢花茶,而是因为那种茶叶的罐子是蓝色的。

叶修疯狂的喜欢上了蓝色,原因不言而喻。

“可我真名叫许博远啊,其实并没有蓝…...

【我也想给你最长情的告白】•第二章

叶修知道自己欠了他很多。比如当初决绝的离开。

叶修处理战队事物方面是把好手,可面对感情的时候就不行了。事实上叶修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还要面对另一段恋情——自从苏沐秋走了以后,叶修发现自己心里的那颗火苗慢慢熄灭了,只留下一小堆灰烬。

直到遇见蓝河以后,那堆灰烬中竟然重新有了温度。

但叶修后来还是走了。那时候叶修以为自己追求的胜利只是荣耀游戏的胜利,所以他离开了。

蓝河听了叶修的决定,没有说什么挽留的话。那时候刚吃完晚饭,蓝河洗完碗,在围裙上擦了擦手。他微笑地看着叶修说,好。

比他以往面对叶修的任何时候都要冷静。

后来叶修就带着行李走了,蓝河目送他出门。他没有告诉叶修的是,自己为了他已经...

【我也想给你最长情的告白】•第一章

那天叶修接了个电话,是王杰希打来的。

王杰希退役后去当了个医生——其实这也是他大学的专业,要不然他的ID为什么是个中草药的名字呢?虽然这味草药的功效有点奇怪,王杰希这种大男人应该是用不到的。

叶修到他的医院时,王杰希还穿着白大褂,在自己的办公室喝茶。

“很会养生啊,这东西有助于调整双眼大小平衡吗?”叶修大大咧咧地找了把凳子坐下来。

王杰希没有理他,站起身在旁边的档案柜里翻找起来。

叶修看到他脸上的神情很严肃,心里暗暗有些不好的预感。

“这个人,你认识吧。”王杰希翻出一本病历放在叶修面前。

叶修看着那三个字,愣了一下,尔后心里突然被重锤猛地敲击了。

他对这三个字挺陌生的,但他对这...

【叶蓝】我也想给你最长情的告白•引子

【开坑前说一下】

是在重温小说的时候看到一个片段,突然出来的脑洞。题目还没有想好,先暂定一个。

我,尽量把这个写成短篇,毕竟不是很有时间更文了,而且长篇几乎都是坑。

然后,还是不要轻易追我的文吧,毕竟,真的,很容易是坑。

不论你是否愿意看下去,都给点进来的诸位鞠个躬了(๑• . •๑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原文:

是那个家伙啊……

蓝河下意识地追逐了一下某个身影。从新区新号,再到现在,君莫笑……装备依然是那么五颜六色混搭夺啊!而他现在的对手,再也不是他们这些所谓的公会精英了,而是黄少天,是王杰希,是这些站在荣耀顶端的人物。
 
《全职高手》第...

一段描写。

最先吸引我的是他那双眼睛,甚是有灵性。双眼皮覆着很优美的弧线,视线微微往上望去,心里不知是有什么开心的事,眸子里竟能荡漾着那般的温柔,真是能把人融化了;再往下是鼻梁,鼻梁两侧微微陷进去,我不知道那算不算是酒窝,但至少我很喜欢——往细了想,我想我喜欢他脸上的每一处——被刘海微微遮挡住的眉毛,以及双颊处的阴影,鼻子下的人中还有微微上扬的嘴角…都是我极喜欢的。特别是那浅浅的笑,在少年的脸上浮现出来真是好看的紧。

【种花人】第四章 啼血重逢

在张启山十岁时的某一天,族里长辈不知从哪得来了一朵艳红的花。可是众多族人中却没有人能确定那花的品种,于是族长便唤当时教张启山读书的先生去鉴赏,小启山也顺势跟去了内院的厅堂。

才跨过门槛,小启山便忍不住惊叹道,“这花好香啊!”

然而,满座寂然。所有的人都看着张启山,有人脸上是疑惑,有人脸上则是毫不掩饰的嘲讽。

先生并没有斥责张启山,只是加快脚步,走向摆在桌上的那盆花。

坐在桌旁的时任张家族长张瑞桐急忙起身,尊敬地迎向先生。

“谢兄,听闻你对花草颇有研究…不知你可曾见过此花?”

谢先生没有回答,只是细致地看着那娇艳欲滴的红花。

“是牡丹。”良久,谢先生才缓慢开口。

厅堂里响起一声嗤...

来一口毒奶 与正在更的文无关

    ‘’他们有各自的生活,会遇到各自心爱的人——然后与她去创造各自的生活。只是那生活里,没有了对方的影子。你看,曾经那么熟悉的两个人,最终还是分道扬镳了,彼此已经不是对方生命里最重要的人。即便暮年时还常常回忆起少年的种种,但毕竟他们已经互相缺席了对方最漫长和重要的年华。”
【如果哪天我想写虐文就以这个为头吧】

【种花人】第三章 花不醒酒

张启山坐进车里,便抑制不住浓厚的醉意了。

先前在饭桌上,张启山本已经撑不住。可他看不惯那些卖国贼的嘴脸,便用了张家的秘法,强行撑住了精神。就算输人,也绝不能输给这些张启山最看不起的人。

直到灌下最后一滴酒,张启山推椅站起来,举起酒樽,冷峻地看着眼前的人。若二月红在,他必然会熟悉这神情——冷酷,锋利。

“我张启山掌管一日长沙,长沙便一日不会与日本人合作。”

“这里是中国人的领土,轮不到寇人插手。”

言毕,张启山将手上精巧的酒樽摔向地上,转身走出了饭店堂皇的大门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那帮贼子也是能喝。”副官将一截凉毛巾敷在张启山滚烫的额头上,带着怨气道。...

© 张瑜若 | Powered by LOFTER